手机版 | 中国教育在线

中国教育在线

小学生作业为何成了“不可能完成的任务”

2018-9-18 来源:互联网 阅读次数:
  导读: 原标题:小学生作业为何成了“不可能完成的任务”   新华社发   近日一位读者向记者反映,家中小时工拿着一年级孩子的作业向他“求救”,说自己不知道怎么教孩子做,而这位读者是...
原标题:小学生作业为何成了“不可能完成的任务”

  新华社发

  近日一位读者向记者反映,家中小时工拿着一年级孩子的作业向他“求救”,说自己不知道怎么教孩子做,而这位读者是研究生毕业,拿过来一看也不知怎么下手,更不知道怎么教孩子去做。这个作业有两项:一是照一张反映身边环境问题、环保行动、环保事件的照片;二是拍摄一段纪录片或新闻采访形式的视频,时长不超过5分钟。两项作业都要求作品使用标题(不得超过20字)和文字描述(不超过500字)来阐述所拍照片或视频与环境的关系,或阐述环境问题的解决方法。

  无独有偶,东华大学服装与艺术设计学院教授、非物质文化遗产教育研究中心主任柯玲也向记者反映,同乡家里刚上一年级的小阿弟人生的第一个暑假作业——利用假期通读《三国演义》《红楼梦》《水浒传》《西游记》四大名著(图画本),每天完成两篇读书笔记(方格纸两页)。这项作业让小阿弟的父母直呼:“疯了!”

  带着这两项对小学一年级学生而言几乎不可能完成的作业,记者采访了有关专家和家长。

  作业留给家长做会有后遗症

  “这个作业还好吧,没要求做幻灯片。我还做过假期出游的PPT,小朋友还要演讲,必须做得又美又多。”看到这份一年级科学作业,三年级家长小康妈妈已见怪不怪。“现在好多作业都是留给家长的。”当记者问她完成这些作业有没有困难,她说:“还行,反正手机APP都能搞定,网上也啥都有。”

  小康妈妈是大学本科学历,现在是全职妈妈,她觉得帮孩子完成这些孩子自己不可能完成的作业不在话下。

  可是,并不是人人如此。“我50多岁了,对照片和视频不陌生,但如何制作视频一点儿也不会。我家小时工初中文化程度,光JPEG、MP4这两个文件格式就让她不知道怎么回事了,更不用说制作了。”向记者反映问题的读者说。

  但在专家看来,把作业留给家长是有问题的。

  “小时候孩子作业家长帮着写,长大后就不会认为抄袭有错。尤其这是一份科学作业,涉及科学素质或素养,更要有科学精神。让家长替代做作业,走向了科学精神的对立面。”教育部教育发展研究中心战略发展部主任马陆亭说。

  柯玲说,阿弟的父母都是高级知识分子,但面对“奇葩”作业,身为学生家长也无可奈何,便决定“协助”孩子每天完成一篇。可暑假过得很快,一两天没按计划行事就积累下许多,照此下去作业不可能完成,于是暑假快结束时不得不让阿弟每天完成四篇读书笔记。被逼之下的阿弟,对图画本“四大名著”的“感想”令人啼笑皆非:《红楼梦》专门讲谈恋爱,一个男的和好多女人谈恋爱;《水浒传》尽是打架杀人,老师要写印象最深的人物,那一定是杀人最厉害的?ordf;……“童言无忌,老乡谈及此事哭笑不得。”

  减负当减违背儿童身心规律的作业

  清华大学教育研究院副教授罗燕说:“小学一年级的学生,年龄是6~7岁,无论是语言学习还是抽象思维都刚刚起步,根本没有完成这类作业的水平。说得难听一点,他们刚学完拼音,会写的字也就200-300个,至于社会价值认知,就更谈不上,这个阶段的儿童无法有效区分自我和他者,无法区分本质与形象,仍未完成社会化所需要的去自我中心过程。这样的作业比较适合中学阶段的学生。”

  “让小学一年级学生通读四大名著(图画本)并写读书笔记,也在违背儿童的身心规律。”在柯玲看来,适量的课外阅读对孩子的语和文的能力提高确实很有必要。但四大名著一个暑假读完,对一年级小学生来说太不现实,作业过量则无效甚至适得其反。“读书笔记当是有感而发,一年级学生一个暑假每天两篇,60天不到的假期,要求交100多篇读书笔记,此项作业是要培养‘写手’还是‘抄手’?难道是要将七八岁的孩子训练成笔记机械手,学会无病呻吟?”

  “这些作业在一定程度上说明了当下教育问题的核心所在,就是不能正确对待孩子成长规律。孩子的成长就像一棵果树,从幼苗开始,浇水、施肥、嫁接、修枝、开花、结果、防虫、收获环环相扣,该用力时不用力不行,不该用力时瞎用力也不对,要在正确的时候做正确的事情。在不该学的时期违背孩子身心成长规律提前学了,一是事倍功半;二是摧残身心健康;三是增加学业负担和家长的社会负担,好心办坏事。”马陆亭说。

  中小学生减负,是当前义务教育改革的重中之重。罗燕认为,减负不是单纯减少作业的量,而是要减去那些违背儿童身心发展规律,会给儿童自我发展带来损伤的不合理作业。

  作业不合理,老师为什么还布置

  明明不合理的作业怎么会布置下来呢?是教师不合格,学校不负责吗?在中国教育科学研究院研究员储朝晖看来,板子不能简简单单地打在教师和学校身上。

  “我认为作业的最终话语权是属于教师的,但现在来自社会上的各种意见正在‘绑架’教师,大家在各种媒体上讨论该怎么布置作业,前一段时间有些地方教育部门还要求作业只能怎样,不能怎样等等,这实际上打乱、破坏了教师布置作业的体系。”储朝晖说。

  储朝晖认为,这些小学一年级作业在一定程度上是这种体系被打乱的结果。“如果在布置作业上教师有最终话语权,那么作业该怎么布置、谁来做,就应该是一件专业范围的事。但如果教师如何布置作业受到各方意见‘绑架’,就会导致教师布置作业时针对的不是学生的真实需求,最终演变出这种不合理的作业。”他认为,这是当前社会发展中教育遇到的新问题,应当引起有关方面的重视。

  “我们要追问小学一年级为何会出现这样的语文作业。”柯玲表示,相信布置作业者并非不懂因材施教这一教育基本原理,现在孩子上学的辛苦大家有目共睹,但基础教育的基础阶段为何总会出现这种严重失度的现象?从教者、当政者都不得不反思,看看问题到底出在哪里?教育是关乎祖国未来的大事,也是关乎百姓家庭的普遍问题。传统文化教育或者说文学名著教育不当,轻则挫伤孩子学习的积极性,重则折损孩子的学习能力、思考能力和创新能力。至于小学一年级应该读什么样的名著,家长、学校、老师心中肯定有把尺子。教育是人学也是科学,教育部门、文化专家对于传统文化教育的尺度、方式、方法,不妨展开一场深入讨论。(记者 王庆环)

本文来自网络,文中内容和观点不代表本网站立场,如有侵权,请您告知,我们将及时处理。

下一篇:没有了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