手机版 | 中教在线

中教在线

我7次流产也没换来1枚婚戒

2019-7-7 来源:互联网 阅读次数:
  导读:  我的身体吸引了男人的目光   我家在皖南,那地方出徽商,也出徽娘,如水般柔情的女子。在那山水相连的村落集镇,女子是吸引人的,是风景,是男人的希望。我父母是农民,两个哥哥,家里人很疼我。   20岁那...

  我的身体吸引了男人的目光

  我家在皖南,那地方出徽商,也出徽娘,如水般柔情的女子。在那山水相连的村落集镇,女子是吸引人的,是风景,是男人的希望。我父母是农民,两个哥哥,家里人很疼我。

  20岁那年,从卫校毕业的我分到镇卫生院,成了卫生院的焦点,我太出众,漂亮、白净,更因为我高高的胸。

  我也不知道,她怎么那么能长,初中时我就发现大别的女同学很多,当时很害羞。我甚至用白布缠过胸部,但上学时老感觉涨痛,也就不再缠了。上体育课,一跑步总感到晃荡的难受。

  那时还不知道有文胸,乡下人很少用哪个。上了卫校、到了卫生院,我才用这东西,一用更性感了,更吸引男人的目光。

  县医院的领导检查卫生工作,院长让我给他们服务,倒水、敬酒。吃饭的时候,县医院的冯院长直夸我漂亮,说他们医院正缺我这样的漂亮护士,问我愿不愿到县医院去。我说,我不知道。

  回到卫生院,中午想休息一会,冯院长走进我的屋子,一把抓住我的手说,小刘,你愿意到县上现在就可以跟我走。忽然,冯院长一下子抱住我,猛抓我的胸。冯院长把我弄疼了,我使劲挣脱,冯院长就是不愿意放手。

  这时,我们院长在外面敲门,说,冯院长,时间不早了,车在等着呢。冯院长一边答应,一边摸了一下我的脸蛋,说,这孩子长得多水灵啊。我吓得直哆嗦。

  星期五那天,我想值完班早早回家,母亲说一个远房的表哥从深圳回来,要见我。其实,就是让我相对象。下午送来一个病人,是河滩采金的。这个人改变了我以后的命运。

  他的左腿划破一道大口子,骨头都露出来了,好可怕,血流得很多,送来时已昏迷。院长说要做手术,可我们卫生院没法做手术啊。院长给县医院冯院长打电话,要送病人到县医院做手术。冯院长还不忘叮嘱一句,让我一路护理也到县上来。

  这个人叫刘四,和我是邻村,那年29岁,已经是个采金小老板。刘四醒来后,就看见了我。他后来对我说,他一看见我,就像看见了仙女,腿也不疼了。

  冯院长来找我,说我到县医院的事能不能定下来,我问刘四,刘四说,看这个院长不像好人,劝我别来。表哥也到县上来找我。

  表哥让我和他到深圳打工,说这山里没啥好干,深圳是大城市,可繁华了。刘四说,那地方很乱,让我不要去深圳。表哥很不高兴,说刘四胡说八道,拉着我就回家了。

  我想像不到第一次糊里糊涂完了

  我一直也没有想好是否到县上还是深圳去。刘四到卫生院来了,带了很多东西,有吃的,有

  化妆品,还有好看的衣服。刘四说他很喜欢我。说他醒来之后看见我就喜欢我了。我害羞地不知说什么好。刘四说他有钱,以后可以给我买很多东西。

  我没看上表哥,也不敢到县医院,怕冯院长。刘四来卫生院的次数越来越多。别人问他来卫生院干吗,他大声说看他女朋友来着。那时,我还没答应他,没给家里人说,但我无法拒绝刘四,心里乱乱的。有时候还会想他来呢。有一次,他两个星期没来,我还挺想他。

本文来自网络,文中内容和观点不代表本网站立场,如有侵权,请您告知,我们将及时处理。

下一篇:没有了!